《乐队的夏天》再度火爆,顶级乐队年入不足百万不正常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1-01-13 09:43  点击:
频繁上热搜的《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在今年夏天实现了再次破圈。 《乐队的夏天》开播前,相关话题在微博就已经累积了数亿阅读量。节目一开播,话题“被五条人笑死了”被

频繁上热搜的《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在今年夏天实现了再次破圈。

《乐队的夏天》开播前,相关话题在微博就已经累积了数亿阅读量。节目一开播,话题“被五条人笑死了”被全国网友顶上热搜第一位,阅读量达4.5亿。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由33支乐队根据现场表演竞逐2020年度HOT 5乐队

两次在节目中担任专业乐迷的坏蛋调频主理人王硕回忆,五条人乐队被淘汰的那场录制现场,他们“没有收敛,很放松”,那就是五条人的一贯风格。节目播出后,五条人冲上热搜,这出乎所有人预料。

事实上,去年《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的火爆,就已经出乎了制作方米未的预料。这档节目横空出世,将目光锁定在独立乐队,实现口碑与收视的双赢,让新裤子、刺猬、痛仰、Click#15等乐队出圈,迅速拓展乐队商业潜力。据节目组官方统计,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相关话题总阅读量达45亿,登上70个微博热搜,10.8万网友在豆瓣上给出了8.8分。

据今年6月发布的《中国网络视频精品研究报告》,去年垂直综艺的表现尤为亮眼,专业而小众的内容能吸引特定受众,进而形成用户圈层。“《乐队的夏天》不仅仅满足于小范围的传播,而是吸引着更大范围的观众,获得更普遍意义上的好评。”王硕认为。

千呼万唤的《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开播时,迈入第四季的《明日之子》也开启了乐团主题。相比前三季,《明日之子》以乐团为切入口,在豆瓣上获得8.4的高分和广泛的关注度,实现口碑逆袭。

乐队文化正在综艺节目上掀起一股盛夏狂风。

“《乐队的夏天》这样的节目,只有一个是不够的。这类节目的存在是很有必要的。”据王硕了解,今年还有新的乐队综艺出炉,他认为,这类节目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中国的独立乐队数量,保守说也有上万支。”

尽管《乐队的夏天》做了两季,但开发的也仅仅是头部乐队以及一些极富潜力的黑马乐队。对于广阔的中国独立音乐市场而言,只发掘出了冰山一角。

所有“后悔”的人都赶一块儿了

《乐队的夏天》第一季,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想邀请后海大鲨鱼乐队吉他手曹璞,却被回绝,“我们乐队打死坚决不上任何综艺节目”。但第二季,后海大鲨鱼率先出现在参赛名单里。

后海大鲨鱼

定居大理山里的野孩子乐队来参赛了,被视为摇滚圈精英代表的乐队“重塑雕像的权利”也来了。这些拥有固定乐迷的乐队,并不需要被一档综艺节目界定,但没人会拒绝出圈的诱惑。

想被更多人聆听,尝试新的可能性,这是很多资历深厚、已经拥有圈内地位的乐队选择《乐队的夏天》的理由。

王硕评价,今年的乐队阵容、风格、性格特点等更加丰富。米未做第一季节目时,是一种虚心和未知的状态,到了第二季,米未能总结出更多经验,但依然如履薄冰。

为了确定第二季的乐队阵容,米未花费了更多心思。比起观众看第一季时的新鲜感和宽容度,他们知道,观众期待第二季做出更好的内容。

过去一年,节目组舟车劳顿,前往全国十多个城市,看遍260多支乐队的现场演出,跟访乐队的演出和生活状态。因此,第二季的节目播出后,不少乐迷反馈,节目看上去更像是乐队的小型纪录片,更强调故事性。

有了第一季的火爆基础,节目组的难度不再是寻找和说服,而是挑选谁来上。米未联合创始人COO牟頔对媒体透露,这个选择的数据库里,囊括了几乎所有乐队。第一季时,米未传媒创始人、CEO马东需要三顾茅庐,亲自登门说服乐队参加。但现在,仅节目组邮箱里收到的自荐和推荐信就有上千封。

“有的乐队放弃过《乐队的夏天》《中国好歌曲》,‘后悔’了。现在,所有‘后悔’的人都赶一块儿了。”王硕坦言,像“重塑雕像的权利”这样的乐队,第一季没有参加,是因为不知道节目最终会是什么样,不想随便上综艺,抱着观望的态度,等到了第二季。

参加节目,就意味着进入PK、淘汰环节。对于那些成军多年、有一定成就的乐队,对这样的节目设置是有警惕心和对立情绪的。包括现在,依然会有一些乐队拒绝以这种方式进入更主流的视野。但更多的乐队,在持续观望之后,看到了一档爆款节目带来的益处。

摇滚乐的商业化

“《乐队的夏天》会过早地消费和透支刚刚好的中国音乐市场,会让后来的音乐人生存更艰难。”民谣歌手周云蓬在节目播出之初,连发11条微博,质疑音乐综艺节目会让资本涌入音乐市场,消耗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中国音乐圈的生态,让真正独立的音乐人的未来变得艰难。

第一季为乐队带来的商业价值是令人羡慕的。原本就在圈内闻名的新裤子乐队,实现了更大层面的破圈,微博粉丝破百万,不仅接代言、拍广告,最近也以大咖身份“客串”热度极高的《乘风破浪的姐姐》,跻身“流量明星”之列。

商业与摇滚乐之间的妥协与纠结,并非是《乐队的夏天》带来的。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摇滚乐代表魔岩三杰,就曾因坚持理想而向商业市场说不。

长久以来,玩摇滚乐就意味着身处地下,贫穷成为音乐人痛并快乐的生活图景。但对于今天的音乐人而言,他们渴望走出地下。如何商业化、如何与大众接轨、如何被更多人听到,变得越来越重要。

来自中国台北的“傻子与白痴”乐队

“我们参加《乐队的夏天》,最大的动力是希望能被更多人认识,当然也不会排斥随之带来的更多收入机会。”来自中国台北的“傻子与白痴”乐队告诉第一财经,他们更看重的是,参加节目之后能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乐队,未来能一起合作演出。

后海大鲨鱼乐队则认为,《乐队的夏天》为独立乐队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和更好的平台去面向大众,如果有更多人喜欢独立音乐,音乐人有更多机会获得好的报酬,无疑会让音乐创作更趋于自由。

“我一直觉得,乐队才更应该开发出商业价值。”在分析为什么乐队类综艺节目更能创造好口碑时,王硕认为,风靡已久的女团选秀、偶像练习生等节目,大部分都是没有经验的素人参加。相比之下,乐队类综艺节目的每一支乐队,都经过了漫长的磨炼,他们之间有磨合、有情义、有故事,音乐更有可听性。每一位音乐人,也都具有丰富个性,都能制造出“不按常理出牌”的综艺感和话题性。

商业会让音乐变得不纯粹?王硕并不这样认为,相反,他相信商业与独立音乐人之间会产生不同的化学反应和连接,但这中间需要一个文化翻译的身份。多年前,一家餐饮品牌想找痛仰乐队代言,被婉拒。实际上,品牌找到痛仰,是因为乐队唱过一首《安阳》,而品牌起家于河南安阳。商业与音乐中间,其实有着文化与地域的情感连接。

王硕认为,如果一支做到中国顶尖的乐队,年收入还达不到百万元,这才是不正常的。如果乐队能通过一档节目实现破圈,将自己的商业价值最大化,为什么不呢?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吴丹

关键字

乐队的夏天综艺摇滚商业化

相关阅读 国产抗肿瘤一类新药队伍扩容,2020年有6款药物获批上市

国产创新药上市提速后,药企的商业化能力仍有待考验。

昨天 21:02 旗滨集团:电子玻璃项目已于4月进入商业化运营 部分产品已实现量产

2020-12-24 09:17 爱奇艺副总裁车澈:对抗焦虑的办法,就是不断尝试

"我们在做青年文化,但是永远不要告诉年轻人什么是对的,因为我一直坚定地认为,青年文化就是年轻人本身。"

2020-12-18 10:15 今天我们不关心世界,我们只关心“有所谓”的年轻人

各部门注意:观察局这次要搞大事了。

2020-12-07 12:03 中信建投:新冠疫苗商业化价值可期

2020-12-04 07:55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兰州市酸身电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